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热点关注 > 农产品质量



徐闻菠萝 重塑产业链浴火获新生
2019-04-22    农民日报

  4月上旬,在祖国大陆最南端的广东雷州半岛,一股醉人的清香飘散在空气中。又到了菠萝上市的旺季,一望无际、起起伏伏的菠萝地,在当地有个响亮而诗意的名字——“菠萝的海”。色彩斑斓的菠萝地,点缀以缓缓转动叶翅的风力发电机,一幅欧陆风情长卷跃然眼前。

  不过,对于徐闻县曲界镇的不少农户来说,他们可没有闲暇欣赏身边的美景,农时不等人。眼下,抢收菠萝是头等大事。无论是挥舞的砍刀,还是沉甸甸的箩筐,抑或运输车穿梭鸣响的汽笛,都映衬着富足的笑脸,汇成一首“累并高兴着”的丰收交响。“今年我们这里的菠萝产量高、价钱也不错,来收货的人一拨接一拨。”一位农户一语道破其中的快乐“密码”。

  不过,如果把时空镜头稍稍拉长,这片土地上,一场产业危机也曾暗流汹涌。就在一年之前,徐闻菠萝严重滞销,成为广东农业界的热门话题。每斤几毛钱的白菜价,甚至抵不上采摘的人工成本,不少农户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菠萝烂在地里,与今年产销两旺的局面形成鲜明对比。至4月上旬,采收菠萝已销出七成,剩下三成也大多早已名“果”有主。

  今年的好行情,固然缘于天公作美,但也是一年来当地变危机为生机、通过打通发展梗阻破解菠萝产业发展痛点的积极作为结出的硕果。

  滞销背后隐现多重问题

  在徐闻,菠萝种植已有近百年历史。其间,产业规模实现了滚雪球式的迅速膨胀,而今已是35万亩、年产近60万吨的庞大体量。“中国每10颗菠萝,就有3颗产自徐闻。”这既是徐闻菠萝市场地位的生动注脚,也是让不少徐闻人引以为豪的地域名片。徐闻县曲界镇,更是号称“中国菠萝第一镇”。每年春夏,来自全国各地的客商云集于此,共赴这场产销盛宴。

  然而,近年来,徐闻菠萝市场份额虽然依旧举足轻重,但是发展质量却有些跟不上时代步伐。在产品品种结构方面,单一且老化,99%为上世纪20年代引种的巴厘品种,种性已经出现明显退化;在生产组织形式方面,小农户的粗放型经营模式仍然占据主要位置,不仅市场抗风险能力较差,使用植物激素抵销品种退化负面效应的恶性循环,也正在走向另一条死胡同。在这种情况下,虽火山红壤等地利犹在,但一旦天时不济,整个产业发展便很容易马失前蹄。

  一股强劲的市场寒流,在2018年的暖春里悄然来袭。由于冬季气温偏低、连遭寒害,导致当年徐闻菠萝成熟期不仅直到5月初才姗姗来迟,“水菠萝”“黑丁菠萝”等劣质产品比例更较往年显著增加,无论是口感,还是卖相,都出现了大幅下滑。更为糟糕的是,由于上市高峰普遍推后,菠萝与荔枝、芒果等同一地区热带水果产量同时出现井喷,集中出货不仅让往年的错峰格局没有出现,反而让“先天不足”的徐闻菠萝在同台竞争中很快败下阵来,从而进一步加深了销售困局。不过,这并不是徐闻菠萝遭遇的首次“丰产不丰收”。2016年,价低卖难的愁云便同样笼罩在徐闻菠萝农户的心头。

  同样处于徐闻菠萝产区,就在周边农户为烂在手里的菠萝而眉头紧锁的时候,在广东省红星农场,却是另一番景象,前来收购的商人络绎不绝,好一点的能每斤能卖到六七块钱,是普通品种的几十倍。对此,红星农场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道出了个中秘诀:“我们种的是‘台农16、17’等优质品种,同时充分发挥农垦在规模化、标准化、绿色化种植的优势,更重要的是品牌发力,打造了‘红土金菠’这块响亮招牌。”

  销售品牌齐发力疏通壅塞

  一枝独秀不是春,百花争妍春满园。对于徐闻菠萝产业来说,用“红土金菠”的星星之火点燃高质量发展的燎原之势,才是痛定思痛之后,应该迈出的正确步伐。2018年年中开始,一场大刀阔斧的产业革命深入推进,既尝试重塑着徐闻菠萝的产业生态,也试图为岭南特色水果植入现代市场基因这道时代方程式寻找标准答案。

  产业链条偏短,是包括菠萝在内的不少岭南热带水果存在的普遍软肋。这类水果不仅保鲜期短、对运输条件要求较高,同时,“看天吃饭”的依存程度更加紧密,温度稍有起伏、降水稍有旱涝,产量与品质的天平就有可能出现质的倾斜。解决这一问题,配送速度上不断快马加鞭的生鲜电商,是借力用力的重要对象。今年3月12日,中国菠萝电商产地直供基地在徐闻县曲界镇愚公楼村开业。不到一个月时间,销量就已逼近400万元,每日线上交易量约7000件。在当地人看来,这个基地带来的不仅是电商渠道的集约效应,打破了产销两端的信息壁垒,更正在将手术刀向内切入,逐步通过“基地+合作社+农户”等形式,引导周边农民主动顺应市场需求、调整种植结构。

  除了线上发力,今年3月,300多家采购商济济一堂的徐闻菠萝推介暨产销对接大会也点开了线下销售的经脉穴道。“大会之后,销量有了又一波明显上升。”徐闻县菠萝行业协会负责人表示。就在不久之后,广东省“一村一品一镇一业”优质农产品推介活动将于北京举行。在新发地农产品批发市场摆开的T台上,徐闻菠萝将开始它的又一场惊艳走秀。

  与全面发力的销售环节相比,品牌建设的短板,正显得越发突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除“愚公楼”等少数品牌之外,徐闻菠萝更多只是“地域+品名”的简单组合,不仅没有升华为具有充分市场张力和足够商业价值的区域公用品牌,旗下也缺乏企业子品牌矩阵形成有力支撑。

  2017年3月,红星农场“红土金菠”商标成功注册,并在短短两年之内迅速走红。除了利用展会、网络等平台频频露脸,更为重要的是苦练内功——统一质量标准、统一包装设计,完善质量追溯体系和原产地认证。这些与高质量发展要求高度契合的产业特质,正在与品牌建设形成良性闭环,释放出强劲的能量,成为徐闻菠萝品牌再造的生动范例。

  加工短板正在加速补齐

  眼下,以菠萝为主导产业的徐闻国家现代农业产业园建设正酣。与财政资金一同落地的,还有打通产业链条、推动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的全新理念。

  除了在销售开拓和品牌建设的产业下游狠下功夫,在徐闻,菠萝加工产业也开始加速突围。此前,全县虽有大大小小菠萝加工企业20多家,但大多规模偏小、能力有限。以滞销严重的2018年为例,面对每天4000吨的成熟果上市量,500吨的最大加工能力显得相形见绌。正基于此,《徐闻县菠萝产业发展三年行动计划》将大力发展菠萝加工产业作为重点抓手。引进高端深加工企业并服务好企业落地,引领菠萝加工业走高端路线,更是摆上了当地政府的重要日程。

  湛江农垦旗下的收获罐头公司,是徐闻菠萝加工重镇。作为出口创汇大户,不添加任何防腐剂、酸甜完美搭配的“三叶”菠萝,曾是不少欧美人士的佐餐佳品。在这场菠萝革命中,像收获公司这样的企业将扮演更为重要的角色。除了提升产能、改造设备之外,正在与湛江农垦现代农业发展公司完成接榫,从而让“三叶”老品牌能够帮上“湛垦佳农”等现代品牌快艇,实现借船出海。